首页 缅甸联赛 墨西哥建筑 安道尔文物 马拉维经济 英国军舰利比亚景区 伊拉克汽车 俄罗斯足球 俄罗斯军事 伊朗新闻 巴巴多斯明星 瑞典科学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广东维和医生这一年

记者:admin 时间:2019-11-20 22:45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利比亚景区】:侣行:为什么说中国好看了利
俄罗斯军事】:教育部 国防动员部联合印发普
俄罗斯足球】:乐动体育赞助南安普顿球衣胸
俄罗斯足球】:VP俱乐部将拥有自己的电竞馆:
俄罗斯军事】: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日本首相
利比亚景区】:祖国在心中 坚守为和平 ——我

  2018年春季,南部战区总医院的申请获批。医院立即抽调神经外科、骨科、皮肤科、内科、急诊科等科室的医生,连同其他单位业务骨干,组成了一支政治过硬、军事素质过硬、医疗技术过硬的30人医疗队伍。

  不久前,彭园媛在机场等来了凯旋的王兴旺,两人含泪深情相拥。随后,他们在湖南老家,补上了一场迟来一年的婚礼。

  有惊无险度过死生一瞬,公方和抚摸着五星红旗臂章,差点落下泪来。“在这个时刻,我发自内心地为祖国感到自豪。”

  望着他们求知的眼神,公方和时常会想起家中准备“小升初”的女儿。同是花一样的年龄,祖国的孩子可以无忧无虑地学习,战地的孩子却在炮火中逃难。“来到这里,更加明白和平的可贵。”公方和说。

  中国医院位于戈兰高地下、靠近黎以边境,担负着联黎部队东区军事和民事人员的日常医疗保障、应急医疗救援和伤病员后送等任务,同时也为当地民众提供力所能及的人道主义医疗援助。

  从2018年5月15日到2019年5月31日,广东医生为联黎部队来自43个出兵国的10000余名维和官兵、国际雇员和当地雇员提供卫勤保障、卫生防疫、医疗救治和医疗后送任务。

  最终,王育庆如愿成行。2018年5月15日,医疗分队誓师出征,赴地中海东岸的黎巴嫩。维和医疗分队队长罗茂华与医疗分队副队长张鹏在军旗下立下了军令状:“一定圆满完成维和任务,将队员们平安带回!”

  我国向刚果(金)维和任务区派出了工兵分队和医疗分队,这是我国派出的第一支维和医疗队。

  默罕默德下一次来换药时,徐凯就拿出了自己节省下来的口粮——面包、牛奶、蜂蜜、水果。这几样简单的食物,让默罕默德顿时热泪满眶。

  一次外出巡诊时,王育庆乘坐的车辆刹车片突然失灵,司机脸色瞬间苍白。如果撞上对面的行车或者旁边的山石,后果都不堪设想。

  这里的春节没有烟花和爆竹,只有巡逻装甲车的轰鸣声和远处零星的枪声。当新年的钟声响起,卫星电视传来央视春晚《难忘今宵》的歌声,与祖国和家人隔着6小时的时差,不少维和队员们红了眼眶。

  据统计,自1990年参加维和国际维和行动以来,中国已有13名军人牺牲在维和一线。

  司机缓慢松开油门,控制车辆开往平坦的地方,万幸,车辆慢慢停了下来。其他队员立即赶来营救,终于脱险了。

  中国医生的高超技术在当地一传十、十传百,不少联黎部队西区出兵国舍近求远,来中国医院求医。联黎医院还邀请王育庆每两周巡诊一次。

  在1年任务期内,广东派出的维和医疗分队获得了联黎部队司令的高度评价。去年的11月,时任联黎部队东区司令约瑟·路易斯准将给中国医疗分队签发了一封嘉奖信,“你们是专业团结的医疗分队,你们在任务区杰出的表现和非凡的成就,是给联黎部队和黎巴嫩人民最好的礼物。”

  在出征前的集中培训,南部战区总医院神经外科医生公方和时隔多年重新拿起了枪。作为一名军队医生,他在28年前入伍,在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医大学)毕业后成为军医。此次集训中,他的手枪和步枪总环数并列第一。

  联黎医院有一名印度籍官兵患有偏头痛,吃了多年止痛药都没什么改善。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专门来中国医院寻求中医治疗,没想到扎了几次针之后,头痛好了。

  医疗分队累计接诊伤病员超6000人次,处理危急重症78人次,审核处方2591张,累计捐赠5万余元的药品、急救包、文具等人道主义救援物质。

  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共有17家医院,其中有15所医院是出兵国所属的Ⅰ级医院,设于各出兵国阵地内;另外两所是救治能力更强的Ⅰ+级医院,中国医院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联黎官兵,营地附近的居民、难民也常来中国医院寻求中医治疗。王育庆最忙的时候一天接待了20个病人,后来不得不“限号”。

  广东维和医生们还常常到营地附近的村庄、学校开展体检义诊、急救培训,向孩子们赠送文具及学习用品。

  在这片地雷密布的土地上,也有一些维和战士将自己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

  一年来,医疗分队队员们为了国家暂舍了自己的小家,忠实履行着维护和平的使命,撒播广东维和医生的大爱。

  徐凯为他伤口消毒时发现,默罕默德竟然对常见的消毒药物碘伏过敏,便耐心地用生理盐水和高渗盐水为他慢慢处理伤口。

  这是广东首次成建制外派维和医疗队。从2018年5月15日到2019年5月31日,医疗分队在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以下简称“联黎部队”)东区的中国医院营地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年。这一年来,在这片战火纷飞的土地上,广东“蓝盔卫士”直面生死,遭遇了不少惊魂一刻。

  医疗营附近的山地,道路坑坑洼洼,行车十分颠簸,车辆容易出故障。王育庆经常外出讲课、巡诊,遭遇了不少意外。

  维和这一年,30位医疗队员成了彼此的家人。除夕夜,他们悬灯结彩,贴上窗花,在门诊大厅挂起“欢度春节”横幅,营区里的大红灯笼营造了喜庆的氛围。放射室技师李小荣擅长书法,他支起长桌,铺上红纸,为前来问诊的外军人员送上“福”字。

  医疗分队带去的中医技术在黎巴嫩营地很受欢迎。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中医疗法,有效治疗了外军急性肌肉损伤,慢性肌肉劳损,各类颈、肩、腰腿痛等训练伤。王育庆带去的一箱子中医火罐、针刀派上了用场。

  伤者左手各指开放性骨折、手掌大面积软组织缺损、肌腱神经损伤并外露,手上还有大量金属弹片残留。以往,这样复杂的手术,必须送去Ⅲ级以上医院。

  一年来,通过医疗分队的不懈努力,中国医院的手术量和住院量达到了近8年来的最高水平。

  黎巴嫩与以色列长期摩擦不断。1978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首次向黎巴嫩派驻联合国临时维和部队。2006年7月,黎以冲突加剧,联合国扩大对联黎部队的任务授权,增加兵力配备,以维护黎巴嫩南部地区的安全。

  面对这一高难度的任务,医疗分队队员、南部战区总医院原157分院骨科医生徐凯主刀,队员欧阳青、俞庆华配合,经过数小时的手术,保住了重伤员的生命和肢体。

  王育庆还曾遇到车前盖冒烟、车轮爆胎等突发情况,但这一切都没有吓倒他,“军人穿上军装,就意味着有牺牲。我不怕风险,只怕家人担心。” 这些事情,王育庆与公方和都没敢和家人说。

  2006年7月25日,以色列空军袭击黎巴嫩希亚姆联合国军事观察员哨所,中国维和战士杜照宇及其他3名联合国观察员不幸牺牲。13年过去了,当年的军事观察哨所只剩下残垣断壁,四周荒草杂生,唯有纪念碑高高矗立。

  我国向黎巴嫩联合国维和任务区派遣了第一支60人的维和医疗分队,此后从未间断。

  2018年11月,公方和接诊了一位头部摔伤的士兵,需要转运到后方有CT设备的医院检查。他和队员袁家乐立即带伤者上了救护车。

  为了扭转联黎官兵对中国医院的偏见,广东维和医生们心里都拧着一股劲。医疗设备较老旧,维和队员们自己动手搞创新;医患沟通有障碍,他们开始恶补英语,有的医生还自学几句阿拉伯语,争取与患者更好地沟通;门诊空间较狭窄,他们精心布置,让患者就医时更舒适。

  公方和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他知道,此时只有表现得冷静和友善,才有生存的机会。

  新一轮军改启动后,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总医院。得知我国正在组建第17批赴黎巴嫩维和部队医疗分队,南部战区总医院主动请战,申请参加维和任务。

  当时,默罕默德被野狼咬伤,被送到中国医疗队营地时,他的左腿皮肉严重撕脱,需要立即清创引流,接种狂犬疫苗,后续还需缝合创面。

  “中国朋友来了!”学校的孩子们已经认识了五星红旗臂章,见到中国医生,他们都开心地笑了。医疗分队给孩子们上了急救培训课,还给他们发了小急救包。

  一个月后,默罕默德的伤口愈合了,狂犬疫苗也接种完了。他给中国医生送来了一封手写的感谢信,还在信笺上画上了爱心:“我愿将世上所有的颂赞和感激送给你们,像密如织线的细雨、像姹紫嫣红的鲜花、像馥郁芬芳的香味。无论什么语言、无论什么文字、无论怎么展现它们的涵义,在你们为我所做的崇高和伟大的一切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今年5月份,时任联黎部队东区司令安东尼奥准将签发的嘉奖信中写道:“我们非常自豪能得到中国医疗人员的必要支持,同时在他们身上也能感受到以世界和平为己任的共同目标。”(记者 朱晓枫 李秀婷 实习生 谭筠钰 通讯员 耿华 摄影:张梓望 通讯员 刘伟 尹博 郑希胜 赵建伟 策划:王长庚 伍青)

  为了让伤口尽快长肉愈合,默罕默德需要多吃肉类、多喝牛奶。徐凯了解到,默罕默德因战争流落到黎巴嫩成为难民,他与家人连果腹都难以保障。

  一名外籍官兵双足长了骨刺,经常疼痛。王育庆巡诊时,他将信将疑地前来求诊,却只让王育庆治疗了一只脚。但很快,他就感受到脚上的疼痛有了明显好转,等不及两周后王育庆再来巡诊,他自己开车到中国医院求诊。

  2019年4月,农历清明,广东维和医疗分队医生们与中国维和官兵们一起,带上了家乡酒、鲜水果、绿松毛、小白花,来到了杜照宇烈士牺牲地纪念碑前,用中国传统的方式表达对战友的思念。

  2018年5月,广东的维和医生们来到戈兰高地,虽然黎巴嫩的局势已较为稳定,但在这一年的驻扎时间里,医疗营地上空仍有战机不时掠过,轰隆隆的枪炮声仿佛近在咫尺。医疗分队成员们从和平安宁的祖国,猝然踏上这片战火纷飞的土地,一时间都难以适应。

  一开始,南部战区总医院并没有考虑王育庆。他是康复医学科的中医医生,而维和部队更需要的是能处理应急创伤救护的医生。

  平日里都穿“白大褂”,如今重新披上“绿迷彩”,入伍时的热血重新涌上公方和的心头。他知道,配枪就意味着,在战地,安与危的转换可能就在一念之间。

  当时,联黎部队的卫生部门对中国医院的印象停留在“只能往后方送伤员,很少开展手术”,官兵们普遍认为“欧美医生水平优于亚洲医生”。一些联黎部队东区的伤病员,甚至会跳过中国医院,绕路50至100公里去位于西区的拉库拉总部联黎医院。

  家园的战火随时可能复燃,急救知识对这些战地儿童来说,是救命的锦囊,因此孩子们学习得格外认真。

  公方和与袁家乐用英语向对方表明了转运伤员的意图,并且展示自己没有携带武器。看到红十字和五星红旗臂章,民间武装队员放下了戒备,语气也好了。最终,这支民间武装队还派了一辆摩托车护送救护车驶出村落。

  炎热的地区、远处的炮声、简易的板房、飘扬的五星红旗……回到广州一个多月后,王育庆仍时常梦到在黎巴嫩的医疗营地,在梦里,他依然在救治当地的伤者。

  王育庆连夜写下千字“请战书”。他认为,在广东这个中医药大省组建的维和医疗队中,需要中医医生来展现自己的价值。

  维和医疗队员、南部战区总医院皮肤科医生王兴旺向妻子视频拜年,却在放下手机后悄悄抹泪。出征前,他曾担心自己在战地会遭遇风险,妻子彭园媛却坚持在出发前领结婚证,她说:“你放心去,这一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愿意用一辈子等你。”

  2007年2月,我国向黎巴嫩联合国维和任务区派遣了第一支60人的维和医疗分队,此后11年来从未间断。

  医疗分队过硬的技术很快就让联黎官兵刮目相看。一天,联黎部队在排雷现场给中国医院打来应急电话,一名排雷作业官兵不慎被地雷炸伤,Ⅰ级医院无法救治,紧急送往中国医院。

  不想,救护车被导航带上了一条陌生的小路,驶离规定路线,不再受维和部队武装保护。救护车行驶到一个小村庄时,一群当地的民间武装分子将车子截停,用枪管对着车辆。

  王育庆是南部战区总医院康复医学科的一名中医,也是中国第17批赴黎巴嫩维和部队医疗分队(以下简称“医疗分队”)30名维和医生中的一员。

.
Tags: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