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缅甸联赛 墨西哥建筑 安道尔文物 马拉维经济 英国军舰 利比亚景区 伊拉克汽车 俄罗斯足球俄罗斯军事 伊朗新闻 巴巴多斯明星 瑞典科学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铁血长篇连载 为战斗而生的AI智能 VS 众多感情羁

记者:admin 时间:2019-11-21 04:16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俄罗斯军事】:俄罗斯1-9月煤炭出口量同比持
俄罗斯足球】:俄一通信运营商在莫斯科推中
巴巴多斯明星】:网易电竞NeXT第五人格明星表演
伊朗新闻】:上外授课语种大家族又添新成
伊拉克汽车】:鲍威尔讲话之二:展示伊拉克
俄罗斯军事】:铁血荣耀新服“删档一服“1
俄罗斯军事】:军事搞笑合集:你以为你穿上
俄罗斯军事】:铁血长篇连载 军文大神野狼獾

  当然,正常人类做不到这一点,也许复制人与人类不同的2%的基因,赋予他们某种冬眠的能力,而在它们入睡的时候,灯塔则同时通过脑机插口,进行必要的数据输入和思想干预。

  “这不可能啊?除非是大型气锤的威力。”他起身环顾四周,想象着,发起这次攻击的,该是多大的一个家伙。

  这辆古怪的车子,就从满地的尸块上碾压过来。那些尸体连同雾气,从它底盘的边缘地带被吸入。

  “人罗织各种罪名,而草拟的《超虚拟法案》,使得这种技术被广泛商业运用的门槛,提高到了不接受的地步。长达14年的安全调查期,意味着‘伊甸园’公司在拿到牌照前,很可能已经破产;而更可悲的是,很多老人来不及等到意识可以在‘伊甸园’永恒保留的那一天,就已经死去。如果我当选,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蹲下后,如获至宝捧起脑壳,找到了后脑勺的接插口。他现在确认,死者中至少有一名是复制人。

  张寻宁不敢太靠近,他举着枪警戒四周。那种周而复始的机械声,已经消失一会儿了。

  赵青走近些。看到第一个罐子里上方玻璃罩子已经破碎了,冷雾就是从里面冒出来,然后贴着地面流淌。隐约可见,里面躺着一个人,脑袋比常人大了何止一倍——那是一颗被砸扁的人头,完全看不出原来长什么样。

  两人将枪口太高几寸继续向前。裂缝从一道变成几道,然后成为一片网状破裂。但是玻璃墙仍然屹立,里面一定发生了爆炸或者撞击。

  子弹孔遍布各地,可见当时,有一些复制人,拿到了武器,并且以维生舱为掩护进行了抵抗,但是抵抗显然是徒劳的,它们被灯塔的铁拳砸的粉碎。

  两辆车子驶过赵青时,冰冷的血雾洒到了他的脸上,他下意识地用袖子擦了擦脸。再看另一边的张寻宁有些不对头,他猛然跪倒在地,然后如同哮喘病人般开始挣扎。赵青意识到情况不妙。

  使用呼吸面罩,会使得两人之间的交谈变得困难,尽管面罩里有麦克风,但是无线电通讯仍然只能在最关头才能使用。

  “看见没,她引我们来的地方,果然有好戏。刚才他冲你笑,我就觉得没安好心。”

  赵青没有莽撞向前,因为从破洞里伸出一条腿来。一个人躺在那里。是一只很大的,男人的脚,没穿鞋子。

  赵青触碰了一下破碎玻璃的边缘,大约两厘米厚。他自忖没这么大力气,一拳打碎玻璃,即使有工具也不行。并且从破损的打洞看,打下去的那样东西,远比拳头大得多,完全是……一台小型打桩机。

  赵青站着有些迟疑,因为不是他想要通过的那扇门,尽管这两扇门都通向中央控制区。

  他们向前走了几步,两人就感觉到温度升高了一些。一边是砖墙,另一边是透明的玻璃墙,但是隔着玻璃雾气弥漫,所以看不太远。

  远远的,雾气后面,一座巨大的碉堡状机器,正缓缓靠近,伴随着巨型风扇的轰鸣。可以看到前部坐着的,不倒翁般的自动驾驶机器人。

  张寻宁紧随赵青钻进洞口,他可以感觉到脚下的滑腻,尽量不低头去看,因为他知道那是人的内脏。

  他们路过的其他维生舱,也是二十个一排。有一些盖子打开,里面空着,看起来,不是所有人都在沉睡状态被干掉。地上密布的死尸也印证了这种推测。

  赵青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以他个人的经验而言,他宁可盲目闯进什么地方,也不喜欢现在的情况。

  正当张寻宁被这样场面震惊的时候,赵青终于兴冲冲地找到他想要的——地面上,有一颗,剩下一半的人头。

  一排玻璃罐子进入眼帘。这些罐子很大,大约2.5米高,以30°角,斜置在架子上。罐子的正面是透明的玻璃,下面则是银白金属色的。

  灯塔的导弹战斗部爆炸,迸发出上万枚细如柳叶的刀片,席卷过人群的场面,他也是见过的,对于血腥场面,他自觉已经足够强大,足够麻木了。

  这道走廊并非笔直,而是呈现弧形,非常深远。赵青下载的地图上,弧形玻璃墙的那边,俯瞰为圆形,面积接近室内体育馆,但是没有显示名称。没有名称,意味着是一个一个不想让网络侵入者,从名称上,获得直观信息的地方。当然一分为二地看,这意味着风险也意味着情报价值。

  两人继续走出大约200米,期间,张寻宁几次把头贴到玻璃上,还是那种若隐若现的声音,如同水流从不太通畅的管道里流过,又夹杂着某种高速搅拌机的声音。

  两人过了金属门。赵青又返回,从工具里取出一把改锥,卡在门缝里,防止它被谁控制而自动关闭。

  赵青屏住呼吸,飞速更换被秽物,堵塞的滤罐;那边张寻宁将他的面罩捂住嘴,使劲吸了几口气,不过从他越发迟缓的动作看,应该是呛入不少麻醉气体了。

  张寻宁无奈继续使劲挥动手臂,但是那部摄像机已然耷拉下来,上面的绿灯也灭了,随即亮起红灯,显然已经停止工作了。

  他兴奋地将人头端起给张寻宁看,张寻宁没有用手接的意思。不过张寻宁注意到,接插口附近的那个激光刻下的数字:27336,与昨天抓到的俘虏头上的那个序列号码很接近。

  他们戴上面罩,张寻宁还特别检查了伤口上的包扎。确定足够严密。实际上,麻醉气体的浓度,随着高度增加而变稀薄,如果他们站直,几乎可以摘掉头盔呼吸这里的空气。

  “我必须顽强地活下去,等待灯塔的光明照耀到这片黑暗的土地上。我愿意将我卑微的生命,献给人类的解放者。”

  大部分尸块,都碎的一塌糊涂,以至于很难数清人数。尸体边散落着一些武器零件和弹壳,可见发生过交战。但是情况又十分古怪。所有的死人都不像是在互相射击时死亡的,因为他们不是被普通武器射杀的,身上也没有枪伤。

  赵青注意到了张寻宁面色煞白,但是他没有选择退却,而是果断向那里过去,一如他的行事风格。

  空气检测显示,空气中有非致命的复合麻醉气体,危险等级2。这意味着,两人靠着头盔里的轻便型空气过滤装置里的6号通用滤罐,勉强可以进入这样的环境。

  突然而来的恐怖场面,让自恃见过尸山血海的老兵张寻宁,在错愕间也无法适应。进而引发胃部痉挛。当然,引发呕吐的,并不全是尸体被打成肉泥后收集的场面,而是灯塔践踏人类如畜生的冷酷本质;这种引申开去的联想,带给张寻宁冷彻心扉的恐惧,一种张寻宁此生从未体验过的恐惧。

  赵青走到一排大约20个大罐子的最前面时,张寻宁犹在第一个罐子处踌躇难行,他刚刚发现,自己对血腥场面的抵抗力,远没有以为的那么强大和麻木。

  他注意到,每一个玻璃罐上都有一个5位编号。从构造看,它的玻璃罩子可以揭开,似乎是一个低温冷藏库。也许灯塔靠这种东西,维持复制人最低代谢需求的生存。这样在投入战斗前,就不必喂他们。

  什么东西正从两排维生舱中间的通道靠近。赵青示意隐蔽。两人一左一右,躲到两侧的维生舱后面。

  终于,就连赵青也听到了前面的声音,一种奇特的机器轰鸣声,可以辨认出抽水机的动静,和某种转子旋转的声音。他必须赞叹张寻宁的语言表达能力:如同某种石磨碾过或者肠胃里发出的咕噜声。如果让他来形容,恐怕很难如此贴切。

  今天先和大家一起看到这儿, 没看够的明天带好板凳早早来报道啊,顺便留个作业,把观后感上交一下,课前点名提问哦!别乱瞅,就是你了!明儿不见不散啊~

  从情形看,处决并不顺利,有人苏醒过来,进而反击?但是立即被某个强大的东西打的七零八落——真正物理意义上的七零八落。

  赵青几乎紧贴着装满血肉的装载车,飞奔过去,摘掉自己的头盔塞给张寻宁,然后麻利地给张寻宁的头盔更换呼吸滤罐。

  在他看来,那名女子仍然属于,敌友未明的一方。不过张寻宁的感情世界要简单些,他没太多防人之心,任何对他笑的,都是潜在的朋友。如果不是战争,他的人生原本不至如此。

  这辆清扫尸体的无人驾驶车并不孤单,其上方方伸出一根罐子,通向后面的另一辆外形古怪的车子,那辆车四四方方,高大且无顶车辆。

  恐惧催生了他更为敏锐的感觉,那种似有似无的声音再次出现,这次与刚才略有不同,犹如一万公里外,一列蒸汽火车正在靠近。

  里面躺着的人,一样被打碎了头部,但是可以认出是一个年轻女人。他伸手进去,揭开一块额骨,上面还有连在后脑上的输入线。

  空气里含有浓度很高的兽医用的麻醉气体,从这里的复制人的下场看,显然是很有效的。麻醉气体的重量比空气大些,越接近地面浓度越大,张寻宁吸入时,碰巧蹲着。

  赵青蹲下,研究这扇门的电子锁未知,它竟然有一巴掌厚,根本不可能靠区区250克炸药炸开。没打开的另一扇门,显然也是同样规格,就是说并没有选择。

  他快步到赵青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然后指向那个声音的方向。声音来源,就在这个占地接近一公顷的,圆形区域的中心地带。

  “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张寻宁充满疑惑,除了没有枪伤,也没有看到爆炸过的迹象。通常战场上,总是布满了破片或者火药气体杀伤的尸体,但是这里看不到类似的情况。一部分尸体成了烂泥,另一部分则体齐刷刷地断裂。这些人似乎在于某个强大对手以作战,然后一边倒地被屠杀。

  “不好形容,就像石磨碾米时的声音……也像肠胃不好,肚子里发出的那种声音。”

  赵青突然想起自己七八岁的时候,目击过的一次首饰行抢劫案。当时金店柜台的玻璃大致就是这么厚。他还记得带着面具,凶神恶煞般的劫匪,喝令在场所有人蹲下不许动。然后抡起铁锤砸向金饰柜台。铁锤击中有机玻璃后,反弹到匪徒头上。他是那天被胁迫的十几名人质中,第一个笑出声来的。当然并没有引起什么后果,警察赶来时,那名笨贼还没有醒过来。

  他似乎很确定给他们开门的,就是那名女子,而且确定那名女子没安好心。张寻宁对他的防人之心倒是没什么想说,只是觉得他现在显得矫情了,之前没见他小心过。

  张寻宁恍然觉得,自己看到的,其实是一部超大型扫地机器人,是专门来清理尸体的。

  根本无法控制,呕吐物从嗓子眼喷出来,立即堵住了他的呼吸器。他几乎被呛死,于是一把扯掉了头盔,开始咳嗽并呼吸。

  赵青贴着墙靠近,玻璃墙里面,显然发生过战斗,弥漫的雾气,使得情况复杂,他需要身后有人盯着。

  他把眼睛紧贴着玻璃,想往里看,却又看不到什么。他用手电光照射了一下玻璃,从折射光判断,玻璃很厚。显然里面有什么东西。

  可以看到人体血肉被第一辆车粉碎后,从那根管子里喷涌出来,倒入后面跟随装载车的顶部漏斗。

  赵青试图构想之前发生的情景,有一个什么东西,走过这些装着活人的玻璃罐,当时里面的人可能处于休眠状态,因为麻醉气体是从里面冒出来的。然后这个勠力过人的东西,用它未知的,但是威力如攻城槌般的武器,一一处决了里面的人。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幕?光是相像一下,就让人不寒而栗。

  那条腿后面是半截身子,内脏散落的到处都是,但是没有发现人头。他示意后面张寻宁跟上,自己蹲在破洞控偶等待头盔中空气检测许可。水雾贴着地面流淌着,冷嗖嗖的。

  接二连三的玻璃罐里,都有一具头部砸烂的死尸,有男有女,穿着短裤和背心,服装和地面上的死尸一样。

  事实证明,他收集样本的行动有些着急,因为地上的死尸碎块,接连不断出现,进而有了较为完整的躯干和内脏,就样本质量而言,是越来越好了。

  这里绝对不像战场,更像是……屠宰场或和车祸现场的某种混合地带。他的经验里找不出合理的解释。

  边上的一个玻璃罐被损毁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每一个编号不同。

  赵青显然比自以为见惯血腥的张寻宁,更适应这样的环境,他蹲下,用带来的样本收集管,装了一些地上的碎肉。

  罐子上写着:“我们的使命如灯塔般,照耀那些失去梦想的人类。”这句线频道里,那个骚货婷婷小姐,经常说的那些蛊惑人心的鬼话。

.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